格萨尔王

格萨尔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觉如又开始向来往商队收石头税了。

岭噶迁来的各部落人众看到商队的马背上又驮上了石头,知道觉如要建一座叫做“庙”的大房子,好让僧人与俗人分开,都自动地加入到了送石头的队伍中间。其实,两个僧人并不在所有俗人中间,他们只是跟贵族们待在一起,在他们中间传播教法。两个僧人一个来自东方伽地,一个来自南方印度。僧人说,他们跟已被岭噶人当成神来尊崇的莲花生大师,遵从的是同一教法,但岭鸣人不大相信。莲花生大师四处降妖伏魔,却没人知道他神秘的行踪。传说他来去都是御光飞行。降妖伏魔的间隙,他都在偏僻的山洞中面壁修行,很少接受人们的布施供养。但是,这两个人背着经卷,扶杖而行,来到岭噶时,人已经形销骨立,一身麻衣褪尽了当初的颜色。他们来到岭噶,整天教人诵读经卷。他们既然说跟莲花生大师一样遵从同一教法,大部分跟他们诵读经卷的人其实就盼着他们早日传授镇妖伏魔的教法。

僧人却说,更多的妖魔生于人心,他们弘传的是调伏心魔之法。

羚羊群看见他背在背上的弓和悬在马鞍边的箭袋,都惊惶地逃散了。

老总管不大高兴听到这样的说法,他说:“照此说来,我也是一只羊了?”

什么是心魔呢?搜罗财宝,渴求权力,野有贫寒而锦衣美食,都是心魔所致。但是,来到岭噶没几年,人们即拜伏于他们带来的神像,口诵能够持明净心的六字真言。僧人便住进了部落首领的城堡,穿上了闪闪发光的绸缎,法器金包银裹,每说一句话,人们都要俯首称是,他们还常常为部落首领出谋划策,甚至直接出面行使职权。

另一僧人说:“牧羊人怎么能够不在羊群中间?”

嘉察协噶问:“真要让僧人来吗?”

嘉察协噶得令非常高兴,立即就跨上马背出发了。

哥哥把自己的额头紧贴住弟弟的额头,好半晌都没有分开。然后,他说:“带我去看看你修的庙吧。”他说“庙”这个词时,很陌生,很不习惯。此前岭噶没有这个东西,只有石头堆砌的祭坛。

觉如笑了:“你不会说那个词。我也有点不会。”

老总管绒察查根把觉如筹建庙宇的消息告诉身边的两个僧人,询问他们的意见。僧人之一说:“我们是救度众生的人,就应该在众生中间。”

“老总管不要动气,人人在无上教法前都是羊,不是我们

99lib?net
出家人的羊。”深感受到冒犯的老总管说:“无论如何,我们都借住在觉如开辟的领地上,还是听从他的安排吧。”

身后有着那么大的动静,嘉察协噶都没有回头。直到来到那个已经可以眺望到另一片富饶河滩的山口,他才回过身来。他跟那些木匠和石匠一起,看到云开雾散,一弯彩虹显现在蓝天下面。那座寺院已经完工了。厚实的赭红墙体庄重,金色塔尖直指蓝天。觉如又一次让奇迹在兄长面前显现,让他更加坚定地相信,弟弟一定能做岭噶的王,只有他才配得上做未来岭国的王。

那是嘉察协噶一生中最为快乐的几天。兄弟俩驱马奔下山冈,又奔下山冈,到了一个岩洞很多、寸草不生的岩石山冈,把一头五百多岁的熊杀死在山洞跟前。这头成精的熊已经杀死了太多的羊和它们的牧人了。嘉察协噶是凡间英雄,他杀死过很多岭噶的敌人,这是他杀死的第一个妖魔。他说:“其实我也可以杀死妖魔!”

他算过,路上起码要走五天。途中,他遇到成群奔跑的羚羊,他想,说不定喜欢恶作剧的觉如就化身在他们中间。于是,他勒住急驰的马,说:“我亲爱的兄弟,要是你化身在它们中间,就请你站到我面前来吧。”

两个僧人还要辩驳,总管举起手让他们住口。他对嘉察协噶说:“到你弟弟那儿去一趟吧,为什么他行事的道理,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明白?”

“马上就来。”

他们又驱驰到一片河滩地,在那里射杀了驱使着大群属下、能把大地全部掏空、使牧草全部死亡的地鼠之王。三天后,他们再回到这片河滩时,就看见雨后的大地恢复了生机,青青的草芽罩在地上像一片轻烟。很快就会有流落无地的牧人来这里扎营生根了。嘉察协噶因此知道,岭噶新的生存之地就是弟弟觉如如此这般开辟出来的。他由衷地说:“弟弟,你真的应该做我们的王。”

那些天兵天将应声显形,亮闪闪的盔甲,亮闪闪的刀矛,整齐地排列在他面前。他说:“人们很劳累了,既然是天上菩萨的意思要修庙,那你们就显示神力,让那庙马上完工吧。”天兵天神再次升上了天空,不一会儿,天上就乌云密布,把正在修筑寺庙的那个小山冈笼罩住了。云层中雷鸣电闪,如箭的急雨和沉重的雹子降落下来,把众多的石匠和木匠都驱离了山冈。

这时,那座用新的石头税建起的庙宇已经接近完工了。大殿里将要供奉两个僧人分别从伽地与印度带来的佛像,漂亮的阁楼用来储藏他们携来的经卷。嘉察协噶告诉弟弟,僧人不大愿意离开城堡。觉如说:“他们本来就是从庙里来的。”

他还在路上遇见了成群的鹿、野牛、野马,常常化身无数的觉如都不在它们中间。他来到了梅朵娜泽妈妈的面前。梅朵娜泽妈妈含笑指指水流曲折宽阔的黄河湾。成群的天鹅在碧水中漫游。嘉察协噶驱马奔驰到河边,一只天鹅飞起来,直扑到他肩上,然后,他听到水禽的鸣声变成了觉如的欢笑。天鹅的翅膀变成了弟弟的手臂,抱住了他的肩膀:“哥哥看我来了!”

“你怎么知道?”

弟弟恢复真身,扶直了哥哥的身子,把额头紧贴在哥哥的额头上。觉如说:“我们就在这里告别吧。”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知道,但我就是知道。”觉如说,“他们会来的,庙是他们的家。”

觉如指了指远处的山口,说:“哥哥你到了那里的时候,再回头看看吧。”嘉察协噶上了马,向远处驱驰而去。觉如知道有天兵天将在天上护佑着他,但他假装没有发现。因为凡人不能看见的,他却能看见。他想,该让他们现身了:“你们藏在云后的兵马,下降到我的面前来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