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萨尔王

格萨尔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困惑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困惑

格萨尔在岭国又有好长时间无事可干了。

闲了太长时间的国王问众妃:“作为一国之君,我还该干点什么?”

众妃子都看着珠牡,等她发话。

这话说得国王悲从中来:“为什么要这样?”

“我尚不知道晁通会干些什么,但你已经令我非常哀伤,令我痛感人生无常。”

“不是我敢拂逆天意,只是因为除了大王,没有人能抑制晁通!”

“我回到天上时不得不把他们都扔下吗?”

首席大臣伸出手来:“我的手像树根一样干枯了。”

“尊敬的国王,虽然我愿意永远辅佐你,成就你辉煌的事业,但我会死去,有一天我会睡在这张床上再不醒来。”

一句话说得格萨尔悲从中来,

www.99lib.net
但他说出的话却故作冷酷:“如果这一切都是听从天意,那我为什么要为之悲伤不已?”

“是吗?”首席大臣依然语含饥讽,“大王啊,我知道您是好心,但您说的情形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身上的病痛,首席大臣变得多愁善感了。格萨尔这么想着的同时,就已经原谅了他的不敬。

格萨尔笑了:“我已经把人心之外的魔鬼消灭了许多,而且会在回归天界之前全部消灭干净,你们何时会把人心里的魔鬼消灭干净呢?”

“佛家传授的,就是人自己战胜心魔的无上胜法。”

“接下去呢?”国王问。

首席大臣张开眼:“我的眼睛不再有清泉般的亮光了。”

母亲问:“我儿今天是怎么了?你生病了?”

“我所向无敌,不用那么小心!”

“他们?”

国王说:“你是英雄!我以为英雄跟常人不同,英雄只会像嘉察协噶那样战死疆场!”

首席大臣却说:“大王,您可以不原谅我,但不可以认为我是因为病痛而变得婆婆妈妈了。您是神,所以您不能真正懂得人间疾苦。”

“我们是凡人,不是神。人都要死去。我们的国家天天都有人死去,国王不是没有看见。”

“首席大臣,人间的父亲母亲,还有珠牡与众妃。”

“我们不会这么向人们宣讲。我们还是要让人怀有希望。”

“我想问该在什么时候回去天上?”

格萨尔的脸色雪崩一样,从上到下变换了表情,从讥讽的表情变成了严厉的表情。

格萨尔骑马踏上回程的时候,心灵就被这种哀伤,而且无所措手的情绪给控制住了。他让打着宝伞的人,端着茶壶杯尽的人,拿着增减衣服的人,远远跟在身后。珠牡一直都在哭泣,为了首席大臣说破了她也会死去,在死去之前美貌会凋零。她悲切地说:“也许大王真的应该考虑回到天庭去了。不然,等英雄们一一老去,等女人们失去美貌,你会感到痛苦的。”

“讲!”

听了这话,珠牡的泪水也淅沥而下,伤心的她捂着脸退出去了。

珠牡说:“国王应该关爱臣下,首席大臣好多天不来禀事,想是生病了,请国王前去探望他。”

“卡契?我知道,早年间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西部邦国。”

珠牡和格萨尔把这种悲伤的心情带回到宫中,那天晚上,国王和众妃子都十分忧郁,也因这忧郁更感到彼此之间情深意长。众妃子们低回婉转的姿态,更让格萨尔感到她们青春将逝,便一个人郁郁地爬上了宽大的眠床。他想起很久没有在梦中见过天母了。此刻,他想念天上的母亲了,他听见自己说:“朗曼达姆,我的妈妈。”

“要是他露头的话……”

天母的时间到了,不能无限制在他梦中停留,她还想说几句话,但衣裾已经飘起,她轻盈的身子被托起来,飘到了天上。飘到天上的天母把最后一句话送到他耳边:“有人要通敌叛变!”

谁要人侵?谁会通敌?谁要叛变?还在梦中,这些现实的考虑就把那些生命死亡和美貌凋谢这种感伤给驱逐干净了。带着这样的问题,格萨尔再次去看望病中的首席大臣。几个僧人正为病弱的人祈祷作法。见到国王到来,他们都退下去了。格萨尔有些

九九藏书
兴奋,告诉首席大臣,看来马上又要有战事发生了。“你这么高兴,是因为又有事可干了。”

“战死疆场是英雄最好的下场,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缘。你珍爱的妃子们也是一样,她们会一点点老去,没有死去就将失去美丽的容颜。”

“我看他已然改邪归正了。”

首席大臣说:“你们都退下,我不晓得以后还有没有力气,我有话给国王讲。”侍从们都退下了。首席大臣坐直了身子,“国王从天上降临,是岭国人无比的福分,但是,你不会忍心这么多英雄都死在你面前,你也不忍众爱妃在你面前人老珠黄,而且,岭国雄固的基业已经打下,有一天你也会回到天上。”

“但我并不记得天堂是什么模样,我怎么能够建成它?”

听完报告,老英雄大叫一声:“好啊,岭国的众英雄久居不动,身上的关节都要给锈住了!来人!换衣服,我马上去向国王报告!”

国王便去探望首席大臣,不仅带去了好多珍宝作为赏赐,还带去了御医替他看病。首席大臣接受了赏赐,却拒绝御医给自己诊脉,也不接受御医呈上的收集体液的瓶子。他说:“我没有病,我只是老得一天比一天虚弱了。”

重要的是,老英雄绒察查根本人也没有出来否认这种说法。

格萨尔认出来,这几个僧人中有一个就是最初来到岭国的僧人之一,但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他把脸转向了首席大臣:“看来需要把各部的兵马集中起来,准备战斗了。”

“还有一件事情,老臣不知该不该讲。”

“人是生生不灭的。”

“我还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马上就要进攻了,而且还会得到我们内部叛徒的帮助。”

“等到你把岭国建成了一个天堂一样的国家。”

“国王神正心慈,以己度人,想象不出他内心的邪恶,那你要答应我,无论如何要等他死后,你再回天堂。不过,那样你就会经历很多痛失英雄与美女的哀伤。”

格萨尔当然听出了首席大臣语中的训讽,人希望平安,而下界的神却想建功立业。他说:“让我把仗打完,把敌国都消灭干净,以后,岭国的人就可以安享太平了。”

珠牡这句话像是咒语,格萨尔立即感到了心,感到了它在胸腔里扑通扑通跳跃不已,感到他因为珠牡的话而阵阵察挛,清晰无助的痛苦立即控制住了他。他低声说:“珠牡,我的心真的很痛啊!”

其实此时他已经在梦境中了,他在梦中看到寝宫上是透明的水晶顶,天母朗曼达姆在那些宝石一样闪烁不定的星光中应声出现了。音乐,无所谓悲伤与欢欣的美妙音乐,像她飘飞而下时周身彩带在飘舞。然后,天母沁凉的手指轻抚他的额头。格萨尔想问问从天而降的神灵一点人间的生死。但是,那沁凉的手指又滑到了他的唇上。他知道这意思是叫他不要开口。天母自己开口了:“不要妄问生死,那是人的问题,你是做了人间国王的神,你只该问岭国的祸福。”

这个问题真把国王给难住了。于是他反问:“那么你们有什么办法?”

“也就是说,这人没有通敌前还是看不出来。”

下面告诉他,这个名叫赤丹的国王当政后,情况已经大不相同了。这个赤丹,是罗刹转世,继位不久就征服了尼婆罗国,刚满十八岁又降伏了威卡国,继而又战胜了穆卡国,此后东征西讨,周围的土邦小国都归入了他的麾下。如今,这国王正当盛年,野心随着人民与财宝的增加而与日俱

www.99lib.net
增。此人常常声称,地位比他高的唯有日月,势力比他大的只有阎王,他已经把自己看成天下无二的君王。所以,自从他听说世上还有一个声名远播的格萨尔王,便扬言要发兵讨平岭国,使自己成为真正的天下第一君王。

用户还喜欢